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塘溪河畔

 
 
 
 

河边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摄影组图

 
 
数据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粤西有条河叫塘溪河,她是我的母亲河。

 
 
模块内容加载中...
 
 
 
 
 
 
 

穿越林海雪原

2018-1-24 16:22:09 阅读77 评论4 242018/01 Jan24

离开雪乡,下一站我们将穿越茫茫的林海雪原。

很得老天爷的眷顾,昨天来时还是大雪纷飞,今天一大早却已是蓝天朗朗。

下车时,天色尚早。原以为我们出得早,但世上更有早行人,一条走出来的雪路已弯弯曲曲的直向林海深处延伸去了。

几天大雪,这大山里的雪,已很厚了,深已过膝。导游不断的提醒:跟着脚印走,不要走偏,危险!大家就相互的传递和招呼着,踩着厚厚的雪向密林深处走去。

茫茫的雪掩盖了大山,也装扮了大山。大山里的雪,随物赋形,样子奇特,把林海里的树丛、树冠、树桩、树丫……装扮成形态各异的精灵,连绵不绝,让人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雪很白,林很静。我只觉得这雪原林海就像藏在深闺的女子,文静安详,将山里的一切美丽都搂入怀中;但又觉得这雪更像天真烂漫的孩子,装奇扮怪,尽情而肆意,让人兴奋不已。这雪像诗,抒写着清白和高洁;又是曲子,明亮而悠扬,让人情不自禁,直想迎风而舞。我很想伸开双臂,抱雪入怀,又想纵身扑入雪海,在雪地里打滚,或者大声的呼喊。

这雪原林海正以其特有的宽厚和热情接纳来自热带海边的我。林海里,零下二十几度的低温,我竟丝毫不觉得冷;走在过膝的雪地里,还觉得很轻松。

我走得猛,很快抛离了后面的队友。看看前后四周,整个林海里就我一人,我像身处白茫茫的海洋里,不知道东南西北——全身心都融入这美丽的林海雪原里去了。太阳还没出来,大山还似在沉睡,这林海雪原空寂无声,只听到自己恰恰恰的踏雪声和喘息声。偶尔,后面的队友的欢呼高喊传来,也顷刻间变如细丝被这林海所吞没,林海旋即归于静寂。

天苍

作者  | 2018-1-24 16:22:09 | 阅读(77) |评论(4) | 阅读全文>>

雪乡,行走在童话里

2018-1-13 9:33:58 阅读85 评论6 132018/01 Jan13

第一次知道雪乡是在2005年。那时候还是在香港,初玩博客,涉猎甚广,在一些摄影博客里见到了美丽雪乡的模样,甚是向往。

只是料不到,真正成行却是要在十多年之后。

雪乡距哈尔滨三百多公里。车一大早从哈尔滨开出,沿途均白茫茫的雪盖着,车走得甚是小心。过五常不久,天变得有点晦暗,雪就飘起来了。进到山区,雪越飘越大,车窗外山树茫茫一白。雪天路滑,车走的甚是艰难,三百多公里的路程,走了一整天,到雪乡时已是下午时分了。

天色昏暗,雪落依旧。顾不了那雪下得正紧,下得车来,一头就扎进那风雪中去了。

天真的是冷,心却热腾得很。雪下得大,头一回见到这么大的雪,心头欣喜得紧,人顶着风走着,任雪花飘落在头上身上。风大的时候,风、雪、人厮缠一起,一些雪粉不经意的钻进你的衣领间,带来调皮的冰凉。第一次行走在漫天飘飞的雪花里,内心兴奋得实在是难以自禁。顶风而舞,踏雪而行,满身披雪,就当一回雪人吧。

雪乡是一个村落,由于旅游开发,现在已发展有一定的规模了。村里的屋子大多是木屋,马架子状,屋子四周用木条栅栏围起一个院落。院子里的雪白亮亮的很厚,屋子就像是座在雪面上。屋子不高,屋顶盖着一层厚厚的白雪,屋檐下挂着红色的灯笼,在一水的雪白中衬托着点点的鲜红,红白相映,很是好看。屋前的空地或种着些矮小的灌木,或堆了些杂物,或竖有些柱子,上面全被厚厚的雪盖住了,像蘑菇什么的,生出很多形状来。院子的围栏柱子全被雪戴上白帽子了,围栏边上多种着些雪松,松身上也披上了厚厚的雪衣。

这就是诗一般的雪乡。

到了夜里,雪乡又换了一个模样,也

作者  | 2018-1-13 9:33:58 | 阅读(85) |评论(6) | 阅读全文>>

空山闻鸟语

2014-11-10 11:21:25 阅读797 评论40 102014/11 Nov10

岁近年末,乡下的喜事就多了。回到乡里时,离开席的时间还远着,就到村后的山上转转。

后山种满了小叶桉,看来已长有好些年岁了,齐刷刷的高高大大的立满山头。这树霸道,林下容不得异类,看着无趣,就转到前山里来。

从后山下到村里,穿过村子下到村边,再过一条小垌,才到前山。说得复杂,其实并不远,从村里到前山也就一里多的路。

小路从小垌中穿过,路两边全是菜地,一小块一小块青嫩可人。山边有石阶上到半山,石阶两旁是茂密的竹林,石阶尽处有座土地庙,庙四周也全是茂密的竹木。庙里供奉着土地公,不知道是否村民怕远居山林的土地公感到孤单,在其旁边还塑了个土地婆,公婆俩均慈态可掬。这掌管着这一方水土的神祗,比起村中庙里的那些菩萨要可爱多了。这庙门正对着上山的路,透过的这道缝隙,正看得见村里一层层排着的房子,在夜晚也会看得见村里一层层的灯火,这公婆俩应该不会感到寂寞吧。

这时候,庙里没人,不是年节,香火本就不盛,又近傍晚,早过了祭祀的时辰,祭台上的香也快燃尽了,飘着淡淡的青烟。过了土地庙,上山就再也没有路。

山上草木很旺。村里人都用了煤气,不再烧柴火了,平时没人上山,只是在清明扫山时才会上山收拾一番,清明一过,特别是经过夏季一番雨水,草木疯长,又把一切缝隙全都填满了。看起来阴森逼人。

我望着这茂密的草木,踌躇了一会,还是决定进去看看。

我在树丛中左钻右拐,草木围拢而来。这是相思,这是蔷薇,这是牵牛,这是山捻子,这是五角梅……,你们还好么?这亲切的草木,从春到夏到秋,吐叶开花,断断续续,点缀着山野,即使杂乱,也觉得可爱。故乡的风景就化作熟悉而美丽的模样,存留在我的记忆里。

作者  | 2014-11-10 11:21:25 | 阅读(797) |评论(40) | 阅读全文>>

凤凰,那一脉清澈和忧伤

2014-5-25 14:48:27 阅读1196 评论58 252014/05 May25

说起凤凰,很多人都知道这座小城,其实对于读书人来说,也许更熟悉那条跟小城相伴的小江。

《从文自传》里有这么一段文字:“西北二十里后,即已渐入高原,近抵苗乡,万山重叠,大小重叠的山中,大杉树以长年深绿逼人的颜色,蔓延各处。一道小河从高山绝涧中流出,汇集了万山细流,沿了两岸有杉树林的河沟奔驶而过,农民各就河边编缚竹子作成水车,引河中流水,灌溉高处的山田。河水长年清澈,其中多鳜鱼、鲫鱼、鲤鱼,大的比人脚板还大。河岸上那些人家里,常常可以见到白脸长身见人善作媚笑的女子。小河水流环绕‘镇筸’北城下驶,到一百七十里后方汇入辰河,直抵洞庭。”

这叫“镇筸”的小城就是凤凰,环绕这小城而流的小河叫沱江。

小城伴江而建,小江穿城而流。沱江自小城西北而来,在城中左弯右拐,然后奔东南而去。不知是哪个朝代的伟大的建筑师在江湾上盖了一座桥,一手将小城两岸相牵;又在桥上面建一些房子,江和小城就合成了一体。

我沿着幽幽的石板小巷,从小城深处出来时,已是傍晚。看见这美丽的江和江上这美丽的房桥,心底里很是佩服这建筑师描画的妙想。

我上到房桥,桥上的房子,临江处嵌着些花窗,推开花窗,可以看到小城和沱江融合成一幅美丽的画,窗框成了画框。

我坐在窗边,眺望着如画的沱江,想着沈从文那支生花的笔。

“茶峒地方凭水依山筑城,近山一面,城墙俨然如一条长蛇,缘山爬去。临水一面则在城外河边留出余地设码头,湾泊小小篷船。船下行时运桐油、青盐、染色的五棓子。上行则运棉花、棉纱以及布匹、杂货同海味。贯串各个码头有一条河街,人家房子多一半着陆,一半在水,因为余地有限,那些房子莫不设有吊脚楼。”(《边城》)

作者  | 2014-5-25 14:48:27 | 阅读(1196) |评论(58) | 阅读全文>>

读《岳阳楼记》的三种感受

2014-5-21 9:41:14 阅读529 评论8 212014/05 May21

近日到学校调研,听了一节高二的文学鉴赏校本选修课,叫《重读范仲淹》。教师把选入教材的范仲淹的一诗一文再组合其他诗文,作为一个专题让学生阅读,其中一个说话题目“你再读《岳阳楼记》有什么感受?”一下子引起了我的兴趣。于我来说,自大学开始,后来又因为教学,这些年来《岳阳楼记》读了不知多少次,不敢说是常读常新,但在不同的年份,那读的感觉,还真是有点不一样的意味的。

第一次读《岳阳楼记》是在读大学的时候,是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初。那时教育还走在拐向正轨的路上,中学语文教材还在由政治向半语文的过渡中,中学时读到的文言文很是寥寥。到读大学时,古典文学又成了一门主要的功课,所以一件很痛苦的事就是花功夫啃那天书一般的文言文。《岳阳楼记》就是那时候第一次读到的。那时候,国家正所谓百废待兴且正兴,春意激荡,勃发向上。又值学生时代,心怀理想,满腔热血,曾为国家足球队的一场胜利而上街游行,也为女排的夺冠而把吃饭用的饭盆子敲烂的一塌糊涂。理想,国家,这些东西在心底里的分量真的很重,即使宿舍夜话,忧乐总是情关天下,所以对范仲淹那种家国情怀很是认同,读《岳阳楼记》,深深记住的也就是这句话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毕业后,在乡村中学里做了教书匠。乡村的孩子,淳朴而正气,发奋而向上,即使顽劣者,也尊师敬长,守家国之规;师生和谐,因而生活虽艰苦却不失融乐。这时的教材有了较大的调整,《岳阳楼记》回到了中学语文教材。这文质兼美的文字,学生爱读。为家承责,为国担忧,这朴实的情感,农村的孩子也易引起共鸣,因而教起来也特别来劲,说文说史,慷慨激昂。

到九十年代,经济大潮汹

作者  | 2014-5-21 9:41:14 | 阅读(529) |评论(8)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