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塘溪河畔

 
 
 

日志

 
 

政治学习后遗症  

2009-03-25 20:39:15|  分类: 河水留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治学习后遗症

——教师故事之二

                                      

                                       塘溪河

 

中国人跟“政治学习”很有一种纠缠不清的缘分,纠缠得久了,也就纠缠出很多故事来。

大学毕业时,被分配到一个乡下的小镇里教书。校长是个老国民党员,当然不是蒋介石的那个国民党,而是简称民革的那个。但却是蒋介石时的岭南大学毕业的高才生,在反右时领了一个右派称号,被下放到我们这蛮荒之地来。似乎平反的时间比较迟,到我毕业分配到学校时,他被提拔为校长好像还没有满一年。那时的政治学习是个常态。也许之前的亏吃得深刻了,这位国民党员对政治学习的态度比共产党员还要积极,每星期两个晚上,每学习必读报。和我同一年进学校的有近十个愣头青。那时候毕业的学生,在校读书时已被各种各样的政治学习浸淫透了,所以每到政治学习时间,这班家伙就一个一个在比赛谁来得早。其实并不是大家对政治学习多积极,只是想找个靠后一点的座位,在昏暗的灯影下,美美的睡上一觉。当然,想在校长面前表现点什么的个别人除外。

有一次是星期五,因为被学生拉住入伙跟他们打了一场球,结果来晚了,后面的座位全让那些家伙睡满了。我从会议室后门走进去,坐在前门的我的教研组长——一个值得尊敬的老右派——向我招了招手,我只好走到那个与校长隔了两个位置的他的旁边坐了下来。这会议照例是学习报纸,校长选定了一篇估计比文革时的要进步了很多的社论读了起来,读了大概一半就把报纸递给了坐在他和我的组长之间的教导主任。这位仁兄,在朗读方面练就了一身特异功能,读的句子全都好像被令狐冲用剑尖挑起来舞了一阵剑花,断成了无数截。对这仁兄读报,和我一齐进校的我那个最爱说鸟话的同学有个评价说,据夏洛克研究说:有人听见人家吹风笛的声音,就忍不住要小便,我可是很有同感,一听到主任读报就很想到外面撒上一泡。我虽然不至于要撒尿,但感受更悲惨,每听主任读报,就像无数的饭团把我的气管一截一截的塞住,整个心肺一抽一抽的,于是就想,或者干脆塞死掉就算了,免得受此折磨。主任是校长七十年代教的学生,年龄不算很小,字却似乎认得不很多,读报纸,不到半个小时,就向我的组长请教了十多次,请教得多了,以后每请教一次,校长就皱一下眉头。也不知是怕校长皱眉,还是请教得太多了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那位仁兄就不再请教了,见字就挨边挨边的读了下去。我就开始为我们那些美丽的文字担忧起来。但见我的组长不作声,只是优雅的微微的笑着。于是我也就学个样,优雅地微笑着,但心底里还是为那些被卸掉头肩折断手脚的字儿词儿感到难过。读着听着突然听到一句“我们不能让改革就这样天折”,我的组长似乎一愣。咱这地方是个南蛮之地,人们字识不了多少,所以说的字儿更是跟有文化人的很不一样。女人骂人时,常常就是这么一句:“真是天折了!”意思大概是“上天会杀了你”之类。就不知道这“天折”跟那“夭折”有什么关系没有。但我知道我们这主任的“天折”跟那“夭折”关系可肯定是大大的了。这样想着,在后面那昏暗灯影下突然轻轻的冒出了一句:“真是‘天折’罗——”却不知在哪个暗角里有个更“天折”的,不知是凑巧还是故意捣蛋,接着那音尾,突然间相当不雅的“噗”的一下,于是全场轰的一声笑翻了。当然,我没有像他们那样粗野地狂笑。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像他们那样粗俗的笑。不是我不觉得好笑。只是像我这样一个很有涵养的人是不能学他们那样狂笑的。我坐在有涵养的校长和有涵养的组长身旁,见校长只是狠狠地皱了一下眉头,组长也只是很有涵养的微微一笑。于是自己就作了很大的努力把从五脏六腑里喷薄欲出的豪笑硬生生地压了回去,只是很优雅掩了一下嘴,学着前辈那样微微一笑。但那内里笑意却很不合作,从肺腑里面直往鼻腔喉管里钻,被卡在这里后就像手扶拖拉机起动那样突突突的震个不停。我怀疑直把我的鼻腔喉管震成个废墟了,要不我怎会莫名其妙地得了鼻炎咽喉炎来,而且这么多年以后,我的鼻子喉管一直都不见好,时不时的打几个喷涕,咳嗽几声。想来应该就是那后遗症了。

结末的体会是,像这样重要的政治学习,一定要管理好上下两只口。严肃的政治学习是千万不能和不严肃的“噗”搞在一起的,这对身心都很有害。

 

 

2009-3-19

  评论这张
 
阅读(698)|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