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塘溪河畔

 
 
 

日志

 
 

清凉的月光  

2006-05-14 16:18:41|  分类: 亲情月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久没看见过月光了。很长时间里,香港总是一片浑浊,不要说月,连灯光也显得暗淡。这几天总算尘埃落定,可见天朗风清了。算算日子,是农历初十头了吧,是有月的时候了。晚上在维港海边散步,抬头看看,只见天上稀疏的飘着几朵淡云,一轮淡淡的月就挂在中环的楼林顶上,贴得那么近,灯月同辉,也是异景。在海边见到这久违的明月,不由得一阵欣喜,虽不是看她自海上而生,却也让远离故乡的我有一种天涯共此时之感。

香港的夜灯光闪烁,夜空有点亮,月就有点暗淡。故乡的月可不是这个样。故乡五月的夜空应该是水洗一般的净,那轮水一般清的月就朗朗的挂在蓝澄澄的天幕里,照彻着天幕下寂静的乡村故事。

于是就想起故乡清亮的月,想起母亲,想起那缭绕在月光下遥遥远去而又似乎伸手可及的童年来。

故乡的月是和母亲、和我的童年连在一起的。那时候,父亲和大哥在外工作,二哥在外读书,家里就我和母亲。母亲似乎总有做不完的工作,白天上山下田忙乎了一天,夜晚还要忙东忙西的。那些年头煤油供给紧张,一有月光,母亲就把煤油灯吹熄了,把工夫搬到院子里做。我就拖张矮凳坐在母亲身旁,伏在母亲的腿上,看母亲做事,听母亲唱着那永远没有结尾的歌:

“月光光,照地堂,年卅晚,摘槟榔……”

我就在母亲这绵绵的歌里悠悠睡去。如果没有睡意,母亲就给我讲故事,讲牛郎织女,讲月宫里的桂树和兔子。母亲说,那桂树是宝树啊,有坏人就想偷。你看呐,月亮里那黑乎乎的就是桂树的影子。我就盯那月亮看,开始担心起月亮上的桂树来了。在那注视里,两眼渐渐的阖上,睡眼迷离中,似乎那桂树在动,就一跳醒,叫道:“妈妈,树上有人。”

如果工夫不忙,母亲就教我在月光下打手影。一只只蝴蝶、小狗、小鹅等的影子,连同我的欢乐,投映在墙壁上。母亲说月光是能摸得到的,很清凉。我就伸出双手去摸,摸不到,母亲说要静静的等,我就把手伸出去静静的等。

故乡夏秋间的月是最清的,明晃晃的挂在夜空,把院子照的水一般的透,几枝竹树的影子横斜在水里,三几点萤火飞进飞出,那情景就像孟浩然笔下的秋宵。水般的月光泻在手上,慢慢地真的有一种清凉直透手心。

自那以后,就总会感觉月光是清清凉凉的。长大后,读古人这些诗句:“秋空明月悬,光彩露沾湿”,“堂前月色愈清好”,“玉蟾清冷桂花孤”,就更感觉母亲真像个诗人。

童年里看月,每年的八月十五是最隆重的日子。月上之前,就在院子里摆一张几子,放一碟子饼,一碟花生,一壶茶,但不用上香,月亮一出,母亲就领着我们拜,“拜月爹,拜月奶,你收虾,我收蟹……”还要告诫,今夜不要用手指指着月亮,月爹会割耳朵的。拜完了,我就拿个饼子去串门,看谁的饼大,或者想办法交换,看谁的好吃。其实,那年头,物质贫乏,大家的也都就那个样。

人渐渐大了,就不再依在母亲身旁了。夜里有月光,我们一班半大不小的孩子凑在一起可以玩个翻天。

有个夜晚,月光很好,我们一班小鬼在做打仗。我跟妈妈说了声就跑去了,妈妈交代了一句:“不要那么深夜。”玩到兴处,就不想回家。妈妈满村的叫,我伏在短墙上不敢应,怕一开声就让“敌人”发现,挨枪。到末了,被敌人追,于是见路就跑,不知高低,也不管高低,结果狠狠的摔在地上。这一跤摔得很伤,右肋擦破了很大一块,哭了一顿,擦干眼泪,就溜回家,推推门,没上栓,进了屋里也不敢跟妈妈说,只记得大人每伤了,都弄些酒来喝两口,就学个样,就偷偷的取些烧酒喝了,看看妈妈房间没动静,就溜上床睡了。

不久,妈妈就打了个手电过来,我就装着睡着了。妈妈可能看到了血迹,就撩开我的短衫,就听得母亲“呀”了一声。母亲走了出去,还轻轻的说着,月那么好,还看不好路,就不知怎么跳法,伤成这样。听得出母亲心里的痛。母亲找来些药,和酒给我涂上。之后就一直在我身旁坐着,也不知坐了多久。

长大后,我离开了母亲去外地读书,又后来进了城。我就把母亲接到了城里,人多了忙乱也少了闲情,就不怎么注意月的事。母亲却还是很有感觉,常说这城的月怎就这么淡。我才注意,在城里真的很少见到乡下那么清纯的月光了。有时见月光好,母亲就会从屋里搬一张矮凳,在阳台门的旁边静静的坐下,自说着,月照鱼鳞斑,晒柴不用翻,明天是好日头,晒谷是最合哪。

我有了女儿后,母亲又常抱着女儿到阳台里看月,那月光下的故事也就在女儿身上延续着。

女儿在那首“月光光,照地堂……”的儿歌声里慢慢长大,母亲也就慢慢的老去,去年摔了一跤,中了风,由大哥带回到了乡下。母亲是回到乡下了,但还能体味那月光的清凉么?大哥说,天潮湿,只是白天扶母亲出来走走,晚上不敢扶她出来的了。其实我知道,母亲已失去了意识了,即使母亲能出来,却是再也摸不到那月光的清凉的了。

而我更远离了故乡,只能在这远离故乡的异乡里,看着这淡淡的月。又不禁又想起唐人的诗句:

  昔年八月十五夜,

  曲江池畔杏园边。

  今年八月十五夜,

  湓浦沙头水馆前。

  西北望乡何处是,

  东南见月几回圆。

  昨风一吹无人会,

  今夜清光似往年。

今夜,故乡的清光还是似往年那样清朗凉润吗。在香港,我举头静静地望着明月,在做着故乡之思啊。

2006-5-13夜

 

  评论这张
 
阅读(3593)| 评论(7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