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塘溪河畔

 
 
 

日志

 
 

清明,给父亲摘束鲜花  

2006-04-06 11:48:45|  分类: 亲情月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到清明了,但今年却无法回家祭拜长眠于地下的父亲。

前些天,早早就打个电话给家里,叮嘱女儿要记住采一束鲜花给爷爷敬上。昨天,又打了个电话给女儿,女儿说,爸爸你放心,我记得的了。

清明节给父亲摘束鲜花,已是习惯。那天一回到乡下,就带女儿到山旁河边折些粉白的蔷薇,或是到菜地里摘些金黄的菜花,用水浇洗一下,再用绳子捆成一束,扫墓时敬放在父亲的坟上。

女儿曾问我,爷爷很喜欢鲜花吗?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女儿,只有点点头。

想起父亲,心里头总涌起一股酸楚。

父亲一生之中,都似乎与鲜花无缘。在我的印象中,能和鲜花连上关系的,也就似乎是那么一回。那是我还小的时候,父亲还在乡镇下面工作,有一次,父亲看见几株野菊快谢了,就摘回来,我说都快谢了,还摘它干什么?父亲说,能做药呢,有个头疼发热什么的,都有用。

父亲一生操劳,一身病痛,所以对植物的药用似乎很有研究。因为病痛,父亲退休得早,那点退休工资,也就刚好够个温饱,还有拿出一部分来买药,不要说买花,平时连买点好吃的也舍不得。在父亲的饭桌上,最奢侈的菜就是一条罗非鱼。就是这条罗非鱼,还得把肉挑了出来给了侄儿,自己就吃剩下的鱼头鱼边鱼汁之类的。

父亲病了这么多年,眼睛越来越不行,无法到外面走动。母亲是没话的人,二嫂是不怎跟父亲说话的,二哥也很少说,说了也多怕惹父亲生气。所以读书时我就经常往家里跑,在父亲身边坐坐,陪他说说话,虽然父亲总数说我常跑回家影响学业,但我感觉得到父亲心里的愉悦,也感受得到父亲心里的那种寂寞。

我毕业后,被分配在下面乡镇工作,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能回到父亲身边,陪陪父亲。父亲却说,能回来当然最好,就是不能回来也要安心工作。几年后回到城里,就一心想能分到房子,接父亲一起住。却一直无法实现这个心愿。

不过能回来,父亲也高兴。爷儿俩就是没话坐在那里,我也感觉到父亲的满足。也许父亲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行了,就整日惦记我的婚事。父亲对我说,你也不小了,该找个人了。我谈恋爱以后,就常带未婚妻回家看父亲。父亲很高兴,又私下对我说,希望能看到你们结了婚。

我不希望父亲惦挂,未婚妻也通情达理,她才参加工作一年,我们就把婚事办了。结婚前几天,父亲说,买两盆花摆一下吧。但那些天忙里忙外,或是没空,或是记不起,或是觉得地方太小没地方摆也就不放在心上,终于没有买。忙过了以后,我才觉得把父亲的话给忘了。

我结婚后第二年,父亲的病就再发了。也许父亲已感觉这个坎迈不过去了,去医院之前,父亲把我叫到床前,拿出了一个存折,说,里面有5千块钱,你把它藏好,这是你母亲将来的生活费用。

我听了非常难过,父亲是和二哥一起生活的,他在的时候,虽然眼看不见东西,但威严在这里。他走了之后呢?我不敢猜测父亲是怎样想象他走后的家的情景的。和他生活在一起的儿子他已信不过了,所以他省吃省用也要为母亲积点钱。每想到这,我心头就感到无法言说的痛,直想哭。

父亲在医院不到一个星期,病情就恶化了。医生说,和他回乡下吧。听着医生的话,我就哭了。

父亲是打着吊液被送回到乡下老家的。父亲人瘦得不像样了,一路上呼吸都很微弱,一动也不动。看着父亲那无助样子,我就一路止不住掉泪。

回到家里,父亲就停在老屋的正厅堂中,到傍晚,父亲突然有反应,手在动,嘴也在动。我和大哥捏住他的手喊他,却又没有反应。到九点,就不停的抽动。在一旁的堂叔说,你父亲已经不行了,把针拔了吧。我哭喊着不同意。到半夜,吊液滴完了,父亲也就不再动了。

我是看着父亲怎样去的。我守着父亲,守了一夜,哭了一夜。

我总在想,父亲辛苦一生,却连个快乐的晚年都没有。如果我照顾得好,父亲是可以多活两年的。而我却做不到。父亲晚年过得很不快乐,连去了也去得这么辛苦,这么无助。每想到这,我的泪就止不住流。

父亲就葬在村后面的山上,山上曾经满是野花,但现在,除了满山的小叶桉,连一株草花也没有了。

这些年来,每到清明节,我和家人都去给父亲烧柱香,磕个头,再采一束父亲生前从未享受过的鲜花献在父亲的坟头上。我所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

而今年,连亲自给父亲烧柱香,磕个头,献束花也做不到啊。

 

又记:

父亲去世这么些年,我常常想给父亲写点什么,却到现在也没写过一个字。今年远在异乡,念念不能亲到父亲坟前祭拜,泪就来了,滴成这些文字,聊以此捻成一支心香,遥寄父亲坟前。

 

2006-4-5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2101)| 评论(7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